当前位置:主页 > 仓储问答
为企业“收尸”,他们什么都知道
来源:HOKOKO发布时间:2024-7-1

为企业“收尸”,他们什么都知道

媒体:商业评论

原创 吴邵格 新零售商业评论 收录于合集#二手经济

 

作者:吴邵格 | 编辑:葛伟炜

 

“一门被时代造就的难搞生意。”

 

晚上9点,坐标深圳,小肖和师傅们正在搬运1000多件移动办公椅。

 

“最后几套了。”小肖接过师傅手中的椅子,朝桌椅聚集处的地方推了推。一抬眼,自己也吃了一惊,“这批家具的数量可真多。”拍了张照片记录,随后,他和师傅们站在路边,等待装车。

 

办公家具回收,今年是小肖入行的第三年,类似的收货场景对他而言已是常见。

 

被时代造就

 

作为一名办公室家具回收行业的销售员,小肖的主要工作是找到二手货源卖家和接盘的买家。

 

2021年,国家市场监管局数据显示,当年全国各类市场主体累计注销超过1300万户。“倒闭潮”的阴影挥之不去,不少办公园区人去楼空,其中就包括某外贸企业,面对着原料成本上涨、物流运输受阻等压力,资金链断裂,已是负债百万。

 

小肖参与了那次的办公家具回收。当时,站在办公室门口,亲眼看见桌面、地面上散落的文件,办公椅子各种朝向、随手一放,角落摆放的直播打灯设备,有一盏倒在地上。小肖透露,像这样破产的小型公司,不到1周时间就能把办公室家具全部收完。

 

除了服务经营不善的企业,平日里小肖和同事们也是格外忙碌。“不仅是为倒闭企业回收闲置家具,企业如果需要更新、汰换家具,也会找到我们。”小肖补充道。

 

据他表示,目前算是行业成单的冷淡期,但算上零零星星的个人买家,每个月的成交单量能有一二十单。

 

湖南人吴海卡比小肖更早看到这个行业的发展前景。2009年,吴海卡从家具销售岗位离职创业,成立了专门从事办公家具回收业务的“第二树”。他在北京四环外的大柳树,租下了一个600平米的园子,用于存放二手办公家具。

 

吴海卡还记得自己加入办公家具回收生意的起源:一个美国的律师事务所计划在北京开分公司,想租赁一批二手办公家具,因此找上当时身为家具销售的吴海卡。那时候,他在旧货市场淘了些货,完成了这一笔订单。后续,吴海卡意识到,无论基于环保还是降低成本的考量,大众对二手办公家具的需求并不算少。

 

“创业之前,我曾做过调研,了解到在2009年左右,仅北京一地,仓储面积在2000平方米左右的办公家具回收公司有七八家,加上旧货市场的门店和零散的小商户,应该能有个30来家。”吴海卡回忆。

 

后来,同行公司的数量不断增多。但据吴海卡表示,办公家具回收行业虽然早已存在,在国内真正崛起的时间要从2017年算起,且经历了不过3年(2017~2019年)的高速发展期。其背后原因主要有两点:

 

一是,2017年还处在创业的黄金时期,“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度仍不断发酵。

 

数据显示,2017全年国内新增市场主体1924.9万户。对比来看,2022全年国内新增市场主体不足900万户,数量相差2倍以上。

 

快速增长的新兴企业,既扩大了二手办公家具的市场需求基数,又推进了各类企业加速办公家具的优胜劣汰,进而撬动二手货源的增长。

 

二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被写进政府十九大工作报告,有效促进了环保意识更加深入人心,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二手办公家具生意的市场认知度和消费者接受度。

 

目前,在“第二树”位于上海浦东康桥的仓库里,整齐码放着一排排办公家具。在现场,新零售商业评论看到,其中有2022年从B站收来的多层抽屉柜;有今年4月末,从某节拿到的一批白色单人椅;还有贴着StellaWillsonJean等员工姓名卡的置物柜……

 

可以说,在一次次回收和二次销售中,以小肖、吴海卡为代表的二手办公家具从业者,见证着这个时代创业热情的兴衰。

 

难搞的生意

 

谈及如今办公家具回收生意的发展现状,从业14年的老兵吴海卡认为,办公家具回收始终是门“中间商”生意,有阶段性的快速发展期和下行期。“整体来看,市场规模在缓慢扩张。”

 

在这个过程中,吴海卡的公司“第二树”从一家最初仓储面积600平米的小公司,成长为单个库存站点面积过万平米,年销售额过亿元的头部企业。

 

尽管如此,面对这门生意,吴海卡始终谨慎考虑:“我不建议不懂零售/家具行业的小白卖家入场,毕竟从业这些年,看到过太多同行,进进出出,短暂停留。”

 

首先,除了基础的“回收-存放-销售”动作,二手办公家具生意的链路还涉及更多环节,每一步都需要细致处理。吴海卡介绍,更完整的链路其实是“回收-运输至仓库-拆装-清洗-存储-销售-运输-售后服务”。

 

聊到运输至买方这个环节时,吴海卡回忆起创业初期的一笔生意。那时正是北京的冬天,清洗完的家具放入仓库后,表面结了一层冰,等员工将货品送至买主带有暖气的办公室后,家具表面的冰化成了水,再加上员工们徒手拼装家具,不小心便留下了污渍。那一晚,为了解决客户不满意要退货的问题,吴海卡和妻子连夜驱车前往,在买家办公室里把家具重新清理了一遍。

 

其次,作为“中间商”,商品周转率是企业经营的卡点。尤其是家具这类大件商品,所需的仓储空间大,稍有不慎,就容易引起资金链断裂的问题。

 

据吴海卡介绍,在仓库存放时间超过2年的货品,算上平日的仓储、人工、清洗等成本,其出售价值已经盖不住运营亏损。“因此,这类货品会直接走报废流程。”

 

在“第二树”康桥仓库,基本看不到回收日期在20228月之前的家具。此外,“第二树”也会相应调节定价以加快二手办公家具的周转速度。

 

办公家具回收生意难做的另一大原因,还在于仓储过程中家具的特殊性——二手家具清洗所需的化学药剂,产品存储涉及的堆放高度,都在消防安全部门的严查范围内。因此,原本用一层就能堆放的二手办公家具往往需要花费两层的空间,企业利润被进一步打薄。

 

更为严峻的是,受疫情影响,办公家具回收行业的上游扩张明显,下游却呈现紧缩趋势,收来的二手办公家具无处转手,中间商日日承担运营成本,心里实在堵得慌。

 

小肖和吴海卡都还清晰记得2021年末经历的寒冬期,不少同行的仓库陆续关门,仓内积压的办公家具只能按照报废处置。

 

竞争无处不在

 

“一般来说,二手进口品牌按照原价的1~3折出售,国内品牌按照2~4折出售。”不同于全新产品的统一定价,二手办公家具的销售定价受需求影响,被各类因素左右,更为灵活多变。

 

对此,吴海卡进一步解释:“对于销售定价,我们主要会从两方面考虑,一个是成本核算,另一个是市场机制。”

 

从成本核算的角度,“第二树”为取得较快的商品周转效率,倾向于降低利润,让利于买方;而从市场机制角度,“第二树”则会从市场均价、全新产品售价、畅销程度这三个维度加以考量。而这三个维度分别对应着同行、新家具玩家、消费者三个群体,也是压垮部分二手办公室家具回收企业的三道坎。

 

在中国,国有企业规定办公家具至少使用15年才可折旧,而规模更大的中小企业多出于降本需求,习惯于直到办公家具用坏才做废弃处理。由此造成的局面便是,二手办公家具货源始终处在夹缝中,随着竞争者逐渐增多,必定是“僧多肉少”。

 

小肖透露,因回收时存在同行比价的情况,迫使公司不得以必须抬高办公家具的收购价格。

 

另一方面,国产新办公家具给回收行业带来的压力更为明显。采访中,小肖向新零售商业评论展示了一张红色布艺靠背人体工学椅的照片。

 

“像美国世楷的这把椅子,原价要3000多元,京东拍拍上9成新的价格也在1250元。我们搞活动清库存只要150元一把,简直就是拿买自行车的钱去买宝马。”

 

但在淘宝、京东等线上电商平台上,零售价低于100元的人体工学椅一抓一大把。也就是说,在二手办公家具市场,卖家即便以低于原价1折的价格出售,依然不具有竞争力。

 

“大部分消费者和企业主对劣质办公桌椅的危害了解甚少,价格便宜往往是他们购买的主要决定因素。”说到这里,小肖有些激动。

 

也有部分消费者对二手办公家具行业不甚了解,有的甚至都没听说过,购买就更是无从谈起了。这也意味着,投入更多市场教育成本,让消费者主动选择二手办公家具,本身就是一个慢功夫。

 

综合来看,企业内部经营叠加成本,外部竞争稀释利润,二手办公家具生意的利润不断变薄,部分企业逐渐游走在亏损崩溃的边缘。采访中,从业者大树(化名)难掩疲惫:“这个行业我是真的做不下去了。本来公司规模就小,如今有意愿购买的顾客数量大幅下降,更没实力和同行竞争了。”

 

在企业资金链和货品流转最为艰难的时期,大树优化了1名销售和1名仓库员工,自己重新跑起小额订单的销售工作。只可惜坚持了不到半年,大树还是选择退场。

 

中小企业发展难熬,头部企业同样谨慎。据悉,亚洲****的二手办公室家具回收公司是日本的OB集团(OfficeBusters)。不同于国内家具质量参差不齐的状况,日本家具行业以中高端为主,低端产品占比很少。与此同时,日本政府重视环境保护并推崇二手商品循环生意。尽管如此,OB的净利润也只有2.5%~3%

 

“第二树”创始人吴海卡自知,销售二手办公室家具并不是一个暴利的行业。继续降低利润,增强规模效应,在变动的市场上更稳定的存活是吴海卡认为合理的发展方向。

 

如今,二手办公室家具生意的价值正被多重验证。对于卖方来说是废品变资源,对于买方则能有效降低成本。此外,二手家具循环不仅具有环保价值,还贴合当下企业热炒的ESGEnvironmentalSocialGovernance,环境、社会、公司治理)战略。

 

值得庆幸的是,这门被时代造就,站在未来的生意,正在被更多人熟知。“有企业会主动联系我,近两年通过测评、朋友介绍找到我购买二手办公家具的顾客变多了。”小肖说罢,赶紧拿起手机回复顾客的信息。

 

另一边,“第二树”仓库里的工人们正忙着整理、打包,一批拆分好的椅子即将发往老挝……

 

快来说说,你觉得二手办公家具买卖是门好生意吗?

 

欢迎在下方留言处告诉我们,留言点赞数过20的同学(统计周期为7天,同一账号只可领取一次),零售君将送上腾讯视频会员月卡一张~~

 

原标题:《为企业“收尸”,他们什么都知道》